•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日志 > 文章内容

    月儿向天问

    作者: 文苑网 来源: www.taocda.com 时间: 2015-08-21 阅读: 在线投稿

       月儿向天问

      文/雨霖铃

      一

      唐贞元十五年,即公元七九九年,皇帝的宗室、常州刺史李錡,升任浙西观察史、诸道盐铁转运使。在他统辖的地盘内,横征暴敛,剥削民脂。他的爪牙们更是仗势欺人,强取豪夺,一时江南的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

      却说京口住着一户秦姓人家,当年安史之乱时,秦家从长安逃难到京口时只剩下父子二人,父亲早年亡故,儿子秦湘娶妻阮氏,阮氏是孤女,并无亲戚。夫妻俩只育有一女,平时靠卖日常杂货过活,因时下苛捐杂税重,生意难做,阮氏又体弱多病,只可勉勉强强的度日。秦家女儿叫月儿,年方十五,却已出落得如一朵清雅中不失娇艳的荷花,只见她合中身材,眉如远山不描而黛,眼如秋水顾盼生姿,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唇如点绛,端的是我见犹怜的花容月貌。月儿天生资性聪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若是女工,亦能飞针走线。秦家二老无子,本意想招个上门女婿来养老送终,但因女儿灵巧多能,虽然求亲者众多,却不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相配。

      秦湘正在为女儿的终身大事忧心忡忡的时候,一天的清晨,他如往常一样开门做生意,却被门外的一幕惊到了——只见一人倒在门前,似受了重伤。秦湘连忙上前察看,这才看清了是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手臂受的是刀伤,也许是因为体力不支才晕倒的。秦湘秉承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念头,把那人扶进了屋内,然后差人去请了大夫为他处理了伤口。

      那人睡了一个上午,中午悠悠醒转,看见自己躺在床上,不知是谁救的自己?他挣扎的想爬起来,但是因为一时醒转太虚弱的缘故,使他又跌在床上。

      “你别动。”一个声音柔柔的传来,声音虽柔,却有着一种毋庸置疑的肯定。声随人到,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春衫窄袖,罗裙委地,秀发如云,美目逸彩,青春之芳颜含烟蓄霞,通体的灵光飞花散玉,她手捧着一碗米粥款款的走了进来。

      “好美的人!简直惊为天人!人总说江南盛产美女,看来这说法是对的。若有如此美人相伴,此生足矣!”那人暗付道,虽然他因受伤而身体虚弱,但目光不自觉的被靓丽青春的月儿吸引住了,呆呆的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不曾移开半点。

      “来,喝粥,大夫说你太虚弱,暂时只能喝白粥。”

      “是你救了我?”那人问。

      “不是,是我的父亲发现你的,把你带了回来。”月儿扶起他让他半躺在床上,“来,张嘴!”说着把盛着粥的匙更递到他的嘴边。因为家穷,不曾有使人,月儿只好听从父亲的吩咐来照顾这受伤的少年。

      因为近距离的对视, 月儿这才仔细的端详起眼前的这个人:他五官端正,剑眉星眸,若不是因为受伤而显得面色有些苍白,端的是一个翩翩的风流倜傥的少年。月儿那颗如初春的少女之心不禁怦然暗动,在男子的默然注视下她的脸颊不自觉的飘起一抹红晕。

      男子刚吃完米粥,秦湘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关切的问他:“现在感觉如何?““好多了,谢谢老丈的救命之恩,小生没齿难忘!“说罢那人欲起床拜谢,不料身体虚弱,只是有心无力。

      “公子不必多礼!只是公子贵姓名?是哪里人?为何会倒在我家门外?遭遇什么事了?”

      “小生叫杜天问,姑苏昆山人氏,准备赶到长安参加明年的春考,不料在路上遇上强盗,手臂被砍了一刀,盘缠悉数被劫去,所幸小生自小习过一此拳脚,能逃得性命下来,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杜天问说罢又欲下床相拜,急得秦湘连忙去阻止他,怕他体力不支倒地。嘴里嚷嚷地说:“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复又问道,”家中尚有何人?“

           “小生自小父母双亡,与伯父相依为命,伯父无儿无女,待我如亲生,今次上京赶考,伯父倾了全部积蓄,还和邻里借了不少,指望我能雁塔题名,光耀乡里,不曾想,竟遇上这般事。“说罢天问黯然起来。

      “你且放宽心在这儿休养,先养好伤再说,现在是初秋,要赶上明年的春考还是来得及的,京口到长安虽远,不过也就月余的脚程。”

      事到如今,天问也不得不如此,当下问了秦湘贵姓,又见了秦母阮氏,以秦伯伯和秦伯母称之,又与月儿序了长幼,以兄妹相称。

      月儿听闻天问是个书生,有心考考他知识,却又怕他体力不支,只好静等时日。

      二

      天问经过几日的休养,身体逐渐好转,已能自己行走和吃食。一日信步在院中闲走,闻得东房传来一阵阵女子清脆的读书声:“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读了一半,却嘎然而止,良久不语。天问忍不住朗声和了下一半:”优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毛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再说月儿原来在书房中随手拿一本书,翻开一看,却是《诗经》里的第一篇《关睢》,读了一半,想起自己十五岁了还不曾有合适的人婚配,眼前有一个,长相也俊朗,却又不了解他的为人如何?学识又如何?心中烦闷,便兀自不语。少倾,却闻得一男子朗朗读书声传来,是续读了自己未读完的《关睢》的后半部,心中知是天问,有心试试他的学识,便自房中款款走出来。

      “天问兄,你不在房中竭息?”

      “见天气晴好,我出来走走。“

      “秋高气爽,我们来对对子如何?“月儿提议。

      “好极,正愁无有好消遣,贤妹请出对。”天问说。

      “好罢,槛菊愁烟兰泣露,请对下联。“

      “银盘笼水叶离梧。“天问想也不想就回答。月儿稍稍沉吟了一会:”嗯,佳对!“遂又出一联:“月色无痕,绿窗朱户年年绕。“

           “仙姝有恨,碧海青天夜夜心。““月色花香齐入梦。”

      ”仙宫飞阁共招凉。“

      ……

    上一篇:写在父亲的生日 下一篇:酸楚的幸福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