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文章内容

    短篇小说:一夜生情

    作者: 文苑网 来源: www.taocda.com 时间: 2015-10-03 阅读: 在线投稿

    果子地短文 > 美文故事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一夜生情

    时间:2015-08-20 09:31 来源:果子地网作者:果丹皮 阅读:加载中..

    夏玲玲以为,把自家老板当成酒保强拉上床这件事,是她模特事业的终结点。没想到,老板被白嫖一晚还挺开心,帮她拉通告不说,还陪她演了一出倒追的戏。可是……老板你会不会有些入戏太深啊!

     

    1.

     

    身上的男人把我弄醒时,我的意识仍旧有些模糊。

     

    他亲吻着我的脖颈,湿热的吻在我身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然而我的困意仍在,眼皮沉重得睁不开,只好闭着眼抓住他的手,嗔了一句:“别闹啦,Jack。”

     

    Jack是我昨晚在酒吧遇到的酒保,由于长得酷似我的老板——殷礼,就被喝高的我强拉硬拽地拽来了酒店开房。

     

    我嗔了一句后,身上的男人动作顿了一下,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掌有些僵硬。

     

    “……Jack?”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听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哦,我可能记错了他的名字。

     

    于是我敷衍地又说了句:“Jackson?Stephen?随便啦,我好困。”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

     

    正当我以为终于可以继续赖床时,腰忽然被人握住,男人一个用力的挺身,将我撞得低声惊呼,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然后顿时吓飞了魂!

     

    我脑子清醒过来,从男人身下哧溜地逃了出来,后退到床的角落里,一只手颤抖地指着他:“老……老……老……”

     

    男人赤裸着上身,淡定地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容:“我有这么老?”

     

    我颤抖地吐出了完整的两个字:“——老板?”

     

    是的,此刻悠闲淡定地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就是我的老板,殷礼。

     

    十分钟后。

     

    我默默地穿好衣服后,硬着头皮站到殷礼面前,内心万分纠结。

     

    “对不起,老板,我昨晚不是故意……”

     

    殷礼双手环胸地靠在床头,只扯了被子的一角遮着小腹,冷冷地看着我道:“你想说,你不是故意把我当成酒保,也不是故意说了一晚上我的坏话,更加不是故意把我压在身下这样那样?”

     

    我结结巴巴道:“什么我把你压在身下这样那样,明明是你……”

     

    殷礼平静地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瘀青和抓痕。

     

    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殷礼冷哼一声,懒懒地问:“现在你打算怎么跟我交代?”

     

    我尴尬地杵在原地,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息事宁人。想着想着,我忽然灵光一闪。

     

    我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签好名,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殷礼面前:“要不,您收下这个,咱两清?”

     

    殷礼眼角一抽,似乎对发生的这一幕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你,给我钱?”

     

    我咽了咽口水,看表情,他好像不太满意啊……

     

    正当我想另寻计谋时,殷礼瞟了支票一眼,好像看到什么似的,眼里一道光线闪过。

     

    我疑虑了一秒,猛然意识到那支票上金额一栏还是空白的,顿时吓得要收回来,殷礼却快一步抢了过去。

     

    他手里捏着支票,就像捏着我的身家,似笑非笑道:“两清?夏玲玲,你想得美。”

     

    我的心颤抖地一沉。

     

    2.

     

    当我把这段悲惨的经历告诉我的经纪人时,我表示,我想解约。

     

    她一脸头疼:“玲玲啊,你到底对殷礼哪点不满意,他堂堂皇天娱乐总经理,给你白嫖了一个晚上不说,还给你拉了那么多通告,你怎么老想着要解约啊?”

     

    我恶狠狠地咬牙切齿:“我有给他支票!”

     

    经纪人怜悯地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拍拍我的肩:“放弃吧夏玲玲,殷礼不放的人,没有哪家娱乐公司敢收的。”

     

    尽管经纪人百般劝阻,我还是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委婉地跟殷礼表达了想要和平解约的意愿。

     

    而回答我的,是一阵令人尴尬到窒息的沉默。

     

    殷礼从堆积成山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眼镜一扶,气氛顿时凛冽到零下十度,把我汗毛都给冻得竖了起来。

     

    他淡淡问:“待遇不好?”

     

    “不是,是因为……”我有些局促地掰着手指,不知如何解释。

     

    “因为什么?”殷礼双手交叠在下巴处,眼神冷静地看着我,语气淡定,“嫖完了就想赖账,嗯?”

     

    我顿时膝盖一软,诚惶诚恐得就差没握着他的手单膝下跪,心里泪流满面,嫖了您真是对不住啊……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总经理您想怎么算这账,咱就怎么算这账,绝对不赖,绝对不赖!”我紧张得连连摆手,一副“这责任我负定了”的笃定模样。

     

    谁让他手里拿有我签了名的空白支票……

     

    殷礼眼底冷笑一闪而过,一副料我也不敢的样子,然后把一份文件丢了过来:“既然这样,那就把这个签了。”

     

    我茫然地拿起那文件,瞧了一会儿,禁不住诧异道:“续约?”

     

    他眼神一眯:“不乐意?”

     

    “没有没有。”我狗腿一笑,然而再往下一瞧,又禁不住惊呼一声,“十年?”

     

    “嫌少?”

     

    “……没。”我心虚地笑着。

     

    虽然心里是百般不愿,可一想到如果殷礼在那张支票上写下长长的一串零,我就是打十辈子工也还不起,就只好打碎牙齿混血吞,默默地在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名字。

     

    殷礼这才满意,微笑地拍了下我的肩膀,一脸鼓励。

     

    而我只能悲愤又委屈地僵硬在风中。

     

    3.

     

    原以为签了续约合同后殷礼会放过我一阵子,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变态程度。

     

    公司的楼顶有一个露天游泳池,虽然员工也可以用,但平时却鲜少有人来。所以,我每天完成通告后都会到来这里放松一下。

     

    这天我刚从更衣室里出来,就发现休息椅上不知何时躺了个双腿修长的男人。男人头发微湿,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滑了下来,滑过结实的胸膛,滑过窄紧的小腹,滑过……

     

    我红了红脸,然后默默地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夏玲玲——”

     

    一个低沉危险的男声响起。

     

    我立即开启阳光狗腿模式,转身笑成一朵谄媚的菊花:“殷总,您叫我?”

     

    殷礼悠闲地拿毛巾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似随意地问:“来了怎么不游?”

     

    我遮了遮泳衣暴露的部分,干笑道:“我其实不是很会游……”

     

    “那我教你。”

     

    他站起身来,只穿着泳裤的身材好得让人有些害羞,我不自然地别开脸:“不不不用了,我……”

     

    “过来。”

     

    “……”

     

    我苦着脸,埋着头不情不愿地挪到他面前。哪知一个没留神撞上他宽厚的胸,顿时吓得连连倒退几步。

     

    于是“扑通”一下,我狼狈地跌入泳池里,溅起一池水花。

     

    殷礼气笑出声:“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尴尬地站在水中,抹去脸上湿湿的水珠,却立即又被他跳下水时溅起的水花淋了个满头,顿时黑下脸来,失礼的话脱口而出:“浑蛋,你怎么也不注意一点?”

     

    浑蛋的脸跟着黑了。

     

    殷礼缓缓地逼近过来,脸色阴沉,声音低沉又富有侵略性:“你说谁是浑蛋,嗯?”

     

    说话间,我已被他逼到池边,无路可退,只能惶恐地双手护在胸前,抵挡他越逼越近的荷尔蒙气息。

     

    “夏玲玲——”殷礼的嘴角有些得意地勾起,他双手将我禁锢在泳池的角落里,眼眸里倒映着火热的欲望,嗓音暧昧而低哑:“那天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在这里来一遍怎么样?”

     

    “呵呵……殷总你在开玩笑吗……”我僵硬地笑着,内心已经万分紧张。

     

    殷礼勾了勾唇,暧昧一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得逃跑!

     

    殷礼的手伸过来之前,我猛然转身,迅速地溜出泳池。他的手扑了个空,却好像勾到了我背后的什么东西。

     

    某物件顿时从我身上松脱滑落,夜风适时刮起,我忽感胸前一凉。

     

    不是吧?

     

    我颤抖地回过头,却看到殷礼的嘴角缓缓浮起一抹浅笑,眼里促狭尽现。他扬了扬手里的战利品,笑容挑衅嚣张。

     

    我于是颤抖地哀号——

     

    “你还我!”

     

    4.

     

    殷礼工作上对我格外照顾,总是把最好的通告留给我,同事们对此已经议论纷纷了;泳池事件后,公司里关于我勾引老板的八卦更是满天飞。

     

    所以我尽量避免与殷礼正面相遇,然而不幸的是,有种密闭空间叫电梯。

     

    周末的早晨,我回公司拿落下的手机时,按着电梯正等着关门,却见大门处走进来一个人,西装笔挺,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招手示意我等一下。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轻易让他进来。

     

    上一篇:千丝万缕的牵扯,剪不断,理还乱 下一篇:真正追求的人生棋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