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

    【美文欣赏】领 唱

    作者: 文苑网 来源: www.taocda.com 时间: 2014-06-25 阅读: 在线投稿

    【美文欣赏】领 唱

    2014-06-23 ◎刘适也 《儿童文学》

    还是这首歌《Memory》(回忆),韦伯的音乐剧《Cat》(猫)里的唱段。琪子正在领唱,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手机,秋儿有多久没给我打过电话了?


    琪子、秋儿和我同龄,十六岁。七八年前我们三个人同时来到了这个合唱团,都在高声部。每个周末我们都一起在这里排练,排练间隙一起在院子里疯玩。排练厅外的玉兰花开了又落了,我们就这样从一丁点儿大的小丫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琪子有一头又长又直的黑发,她又高又瘦,脸上都看得出棱角,但很漂亮。她把她的长发当宝贝,碰也不让我们碰,我们就只有看着羡慕的份儿。琪子嗓子好,人也开朗,会来事儿,老师都喜欢她,也愿意把事情安排给她。报幕员、声部长什么的,都是她的事。她自然也把事情都做得最好。琪子私下里在跟外面的老师学声乐。我听她说过,她以后是想学音乐的。


    秋儿跟琪子不一样。秋儿是小个子,短发,眼睛很大,戴着眼镜也挡不住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她平时总是很安静的样子,不怎么说话。她的声音很动人,虽然“专业性”不足,但是总能打动我。有些奇怪的是,秋儿不怎么来排练,越长大来得越少。每次来,她都显得特别开心活跃,尤其遇上重要演出,她会爆发出极大的热情——跟她平日里的安静形成强烈的对比。我一直感觉到她的身上有些说不太清的东西。


    那天,琪子悄悄告诉我,合唱团要带三十个人去欧洲演出。“这次演出要唱《Memory》,听说还要选领唱——我的小道消息,别传出去!”


    我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妈妈总念叨着,想我去领唱一次。无论我怎么劝她,她也不能甘心。但是想到这种事,我就想躲得远远的。我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恨不得在合唱团的人堆里唱一辈子和音。这是我自得其乐的事。一个人站在聚光灯下——光是想想就足以让我绷紧神经。妈妈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她太耀眼,太习惯被人关注,也习惯地想让我自如地在灯光下做那个鹤立鸡群的人。来自妈妈的压力让我一直不安和焦虑。这一次,就试试吧。我的手不自然地抓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如果失败了,就让妈妈不要再紧逼不放了吧。


    可一想到要和琪子这样的强人争这个位置,我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指挥说了,要去欧洲。排练厅里的空气一下子就充满蠢蠢欲动的意味,姑娘们都交头接耳起来。我扭头看琪子,她一个人坐在那儿,没什么表情,还在看乐谱。秋儿依旧没有来,我拿出手机,把要出访演出的消息告诉了她,她很快回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


    第二个星期老师宣布出访名单的时候,我噌地抬起头。我听见了秋儿的名字。琪子在旁边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她必定也未曾想到。秋儿,合唱团里这样的活动,她总是极少参加的。她没有告诉过我们为什么,只是无奈地撇一撇嘴,就又不见了。然而这一次,她的名字鲜活地出现在那个名单里。秋儿开始来排练了,我惊喜得不得了。我们仨又坐在了一起,转身随时都能够看见秋儿的侧脸,听见她咯咯的笑声,我仿佛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


    “秋儿……”我偷偷捅了捅她,“你这次能跟我们一起去了?”


    “能。”她迅速地抬起头,看着我,“这次我跟家里人都说好了,他们同意了。好久没有跟合唱团出去演出了……听说这次要去两个星期呢,真期待啊!”她的话也比平常多了许多。她眼睛弯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这一次要唱《Memory》,我可喜欢那歌儿了。”我笑着说。


    “我也喜欢。”她用胳膊肘支着下巴,一只手在挎包上,手指抬起又落下,像弹琴一样,“那曲子,我第一次听就感觉被它抓住了似的。真想一直唱。你知道我最喜欢哪段吗?就是那只猫张开双臂,到最后声嘶力竭地唱的那一段……那一段,要是我能亲自唱,就太好了。”秋儿的语气里带着一种兴奋。


    在音乐剧里,那只猫声嘶力竭地唱着的那一段——那不是领唱的段落吗?


    原来秋儿也想领唱?


    四月了。无论我再怎么躲避,指挥选领唱的时候还是来了。我看着窗户外面的小花,眼神怎么也不愿意集中到排练厅里来。让时钟拨快一个小时吧。


    高声部的我们一个一个被指挥叫起来试唱。听着他叫出一个名字,我心里就软一截。琪子的声音圆润、流畅,无可挑剔,音准、节奏、强弱也恰到好处。她的表演一直就像模板一样完美无缺。指挥点到我的瞬间,我噌地一下站起来,像是卡壳了一样,停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声音却还是颤抖得厉害。我心里想着,妈,放弃吧。跟琪子竞争,我太渺小了。


    秋儿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等指挥点名,自己就安静地站起来。


    忽然之间秋儿的声音就像流水一样泻了出来,漫开,漫在整个排练厅里。突然所有人都抬起头来,怔住了。她的声音蔓延在四处,感觉要把什么都揉碎了一样。我感觉到有一种细细密密的荒凉感正在慢慢爬上我的肩膀、脖子、头发,一点一点地向里渗,把我整个儿地拥抱在其中。


    Touch me...It’s so easy to leave me...all alone in the memory...of my days in the sun...


    我不敢相信这是秋儿。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听过她有这样的演唱,她唱的每一句简直都是在揪我的心。琪子一直骄傲上扬着的嘴角渐渐抿紧。突然,如同迅速地从留声机上抽掉了唱片,秋儿的歌声骤然停了下来。我歪过头,看见她背在身后的手,紧紧地绞在一起。


    “怎么回事?”指挥微微往前倾了倾身。


    她低下头去,顿了一会儿,才抬头,飞快地说:“忘记了。”


    “这样是不行的。”指挥皱了皱眉,示意她坐下。


    我想看看她,但她的侧脸被垂下来的短发挡住了。那一瞬间,她好像离我很远很远。接下去有谁唱了、唱成什么样,我都没有听见。我满脑子都是秋儿的声音。


    再过半个月就要去欧洲了,合唱团要集中训练一周,秋儿又不来了。我心里很不安。她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琪子仍然在分声部训练的时候带着高声部一起唱歌,帮老师订节目单、发谱子,忙得很。看着她在那里走来走去,长发在身后一甩一甩,我心里莫名其妙地觉得很黯然。


    这周的最后一天,秋儿出现了,就像她消失一样突然。秋儿的脸色不太好,坐在一个角落里。我转过去看她。然而遇见我的目光,她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我心里的不安非但没有削减,反而更加强烈了。


    老师一直在说关于出访的琐事,什么时候交护照、什么时候走、要带什么东西之类的,我没怎么听进去。这样就要去欧洲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的手不停地把包的拉链拉开又拉上。


    “要准备的就是这些。我们的节目单也都定了,就是之前排练的那些。新加入的曲目还要练习。来。”指挥招呼琪子过去,“这一个小时我不在,你来带大家排练一下《Memory》。领唱你来。”

    领唱你来。


    我拉拉链的手停下来,思维似乎停滞了一秒钟。过后,我立刻低下头,用侧面垂下来的长发挡住眼睛,偷偷地看远处的秋儿。


    秋儿没有抬头。我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见她一动不动的身体和有些攥紧的手。


    还没有解散,秋儿就走了。走之前冲我笑了笑,然后没有表情地走了,和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琪子一直带着大家练习。她的领唱没有瑕疵。我看着她浑身上下带着的自信,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吧。没有失落,没有意外。


    我只是感觉怪怪的。


    休息的时候我走出去透透气。门外有两个老师在聊天,我走得很轻,没有惊扰他们。


    “其实就是因为她总是缺勤……”


    “缺勤缺得太厉害,我开始都不同意她跟着去欧洲……就是指挥觉得没必要……”


    “这孩子唱得确实好,不去可惜了……”


    “唱得好归唱得好……但这领唱怎么也不该让她当,不然就太不公平了,她就没来过几次……现在领唱的那孩子,嗓子多棒啊,又勤快能干……”


    钢琴传来增三和弦刺耳的声音,该排练了。我还站在门口,不想回到屋里去。


    排练厅的歌声起来了。如此美妙。


    上一篇:双语英语美文欣赏:我要笑遍世界! 下一篇:美文欣赏:我家的风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