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

    四川离职协警强行向3女子注射不明液体 1人死亡

    作者: 文苑网 来源: www.taocda.com 时间: 2015-09-24 阅读: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网社区 > 中华论坛 > 浏览帖子

        

      6月17日,方娟与父母第二次走进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打探妹妹方议英死亡案件的进展。警方告知,案件已在侦办中,需耐心等待。

      6月4日,22岁的方议英被当过协警的前男友李啸从出租屋喊走。两天后,家人得到她死亡的消息。

      家人称,李啸给包括方议英在内的三名年轻女子强行注射了不明液体(疑似液体冰毒);方议英之死,跟李啸为其注射的不明液体有关。除方外,另外两名被李啸强行注射了不明液体的女子,尿检结果呈阳性。

      针对方议英等三名女子被强行注射不明液体一说,6月17日,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副所长徐军向澎湃新闻证实,嫌疑人李啸原为高新区公安分局协警,几年前离职;案发后,警方从其家中搜出了冰毒,但其是否给方议英等三名女子强行注射了液体冰毒,还需进一步调查;目前,李啸已被警方控制。

      三女子疑被强行注射不明液体

      方议英,22岁,四川营山县通天乡人。其姐方娟介绍,2013年,方议英前往成都打工,做酒水促销员;去年7月,方议英通过一叫贺艳的女子认识了李啸,随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并同居;贺艳与李啸以兄妹相称,时常带闺蜜罗琪、任梅等人前往李家做客;因此,大家成了朋友。

      同年12月,考虑到性格不合,方议英向男友李啸提出分手,遭到拒绝。随后,她搬出李家。

      今年6月4日,李以去年10月家中丢了1万元钱为由,强行将方议英从出租房中带走。6月5日晚8点过,李啸用同样理由,电话通知贺艳与罗琪前往他家“协助调查”。

      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贺艳告诉澎湃新闻,当晚,她与罗琪前往李家。敲开房门,两人被眼前情景惊呆了:前来开门的李啸,双手各持一把水果刀和菜刀,方议英一声不吭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头长发被剪得长短不一。

      这是一间面积不足50平方米的住房,一室一厅。贺、罗二人还未回过神来,便被李啸持刀威逼进了卧室。躲在卧室里的两人听见,李啸在客厅里不停说,“你们为何背叛我,弄得我一无所有。”两人未吱声。

      几分钟后,贺艳被李啸喊出卧室。李啸迎面一拳,击中贺的头部,紧接着,李持水果刀捅了贺艳右臀部一刀。伤口鲜血流出,贺艳痛得大哭。听到哭声,罗琪冲出卧室,一下跪在地板上,与沙发上的方议英一道给李啸求饶,请求放过她们。

      随后,李啸锁上客厅房门,解下两根鞋带,喝令沙发上的方议英将自己手脚绑起来。

      据贺艳回忆,在此过程中,李从客厅茶几抽屉里拿出一支小指粗细的针管,一手掰开她的嘴,一手将针管里的液体强行注入她的嘴里。“这些液体全被我吞进了肚子里,感觉味道苦苦的。”

      贺艳称,见方议英和罗琪继续求饶,李啸火了,找来一根伸缩棍,朝方的头部敲了几下,方的头部顿时冒出血来。

      晚上11点左右,李啸打开房门,让贺艳去医院处理臀部的伤口,将罗琪和方议英继续留在了屋子里。

      罗琪称,见贺艳下楼,李啸转身把她抱在了沙发上,用力掐了几下她的脖子,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她拒绝了。

      罗琪回忆,她被折腾得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李啸见状,同样拿来一支准备好的针管,将里面的液体强行注入了她的嘴里。罗琪记得,这些被吞进肚子里的液体有点苦,还让人有恶心感。

      罗琪告诉澎湃新闻,她从卧室里冲出来前,曾用手机偷偷给朋友任梅发了条求救短信。罗告诉任,自己正处在危险境地,除她以外,还有贺艳和方议英。不知什么原因,任梅没有回应。贺艳离开半小时后,李啸将罗琪放行。

      贺艳称,当晚回到家里,她用纱布将受伤部位进行了简单包扎。凌晨左右,她准备躺在床上睡觉,却又想到罗琪和方议英还留在李啸家。担心意外发生,贺艳决定冒险返回到李啸住处。

      敲开房门,发现李啸独自坐在沙发上,方议英则坐在厕所马桶上不停呕吐。方议英告诉贺艳,她嘴里也被李啸用针管注射了液体。见贺艳前来,李啸显得心平气和,让其给方议英捶捶背。同时,他兑了一碗肥皂水让方喝下。

      贺艳称,她看到方脸色煞白,浑身不停发抖。见李啸未再殴打方,随后,贺艳回到了家里。

      6日上午9时许,有朋友来电话告诉她,方议英死了。随后,贺艳、罗琪二人被警方通知协助调查做笔录。

      贺、罗两名女子告诉澎湃新闻,李啸当晚给她们强行注射的是液体冰毒。

      方议英家属提供给澎湃新闻的照片显示,死者头部有血,脖子上有青淤。

      两女子“被注射液体”后尿检呈阳性

      贺艳与罗琪如何判断李啸给她们注射的是液体冰毒?两人告诉澎湃新闻理由有二:一,两人没有吸毒行为,但6月6日上午,警方对二人进行的尿液检查结果显示呈阳性;二,事发当晚,李啸曾拿出一个小塑料袋装的白色晶体状物质,当着三人的面称“信不信,我让你们喝了?!”

      贺艳称,自己曾多次在李啸家看见其吸食这种白色晶体状物,也有人前来买过;李啸告诉她,吸食的白色晶体状物是冰毒。

      三名女子前往李啸家先后遭遇暴力,为何没有及时报警?朋友任梅收到求救短信,为何未报警?澎湃新闻采访中,感觉疑问重重。

      对这些疑问,贺艳和罗琪解释,想到此前大家相互认识,都是朋友,以为打打闹闹就算了,所以忍受了。任梅称,她的确收到过罗琪发来的求救短信,未选择报警,是因为没想到结果会有这么糟糕。

      当晚,任梅收到短信后给李啸的朋友刘某打了个电话,让其过去看看。事后得知,刘某到李家后发现方议英死亡,随即电话通知了李啸母亲赶来。最后,李啸母亲选择了报警。

      澎湃新闻随后在任梅提供的短信中,的确看到了“任X,我在李啸家,救我”、“我喝(和)燕子(贺艳)、珊珊(方议英)”字样。发送短信时间为6月5日晚8点50分。

      嫌疑人李啸给三名女子强行注射的是否为液体冰毒?女子方议英死亡是否与此有关?

      6月17日下午,澎湃新闻随方议英家属一同前往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了解案件进展情况。

      该所副所长徐军称,6日凌晨4点左右接到报警后,警方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将嫌疑人李啸控制;经调查,李啸,30岁,四川什邡市人;原为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协警,几年前离职。徐军未透露李啸离职原因。

    上一篇:身后的大山 下一篇:教师生活随笔:昨晚,我又吃到面疙瘩汤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